經過220支隊伍1620名運動員4天的激烈角逐,2019年新民晚報紅雙喜杯迎新春乒乓球公開賽于昨天下午在上海市體育宮落幕,悅隆俱樂部一隊、上海泰昌隊和儷緣青漫化妝品隊分獲甲、乙、丙組別冠軍??鞓菲古?,有你有我。對滬上這臺“乒乓春晚”,乒友們都有自己的回味和期盼。

圖說:2019年新民晚報紅雙喜杯迎新春乒乓球公開賽昨天落幕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衛冕不平坦,賽事水準越來越高


乒友們普遍反映,新民晚報紅雙喜杯的水準越來越高。而代表賽事最高水平的甲組團體賽中,能否終結悅隆俱樂部一隊的衛冕之路,始終是賽場焦點。從小組賽到淘汰賽,各隊選手們照面,習慣招呼一句:贏了?接下來碰悅隆么?

悅隆俱樂部一隊,由滬上業余乒壇“大神”朱毅領銜,這位在曹燕華乒乓球學校與世界冠軍許昕做過隊友的選手,乒乓甲A賽場屢有建樹,天津全運會乒乓球賽,還曾擔任吉林隊的男一號。挑戰悅隆,挑戰朱毅,成為近年紅雙喜杯的一大看點。

甲組決賽,悅隆一隊擋住文來中學隊的兇猛勢頭,第三個上場的朱毅卻直言贏得不輕松。參加了幾屆比賽,朱毅感覺到對手的水準在不斷提高,而決賽每盤三局兩勝制,也為挑戰者提供更多可能?!皩κ直任夷贻p,沖勁足,剛上來會比較辛苦?!薄按笊瘛币贿叢梁?,一邊分析道,”而且相互也熟悉,在甲A聯賽我們都有照面的?!?/p>

圖說:選手在比賽中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從2005年舉辦至今,經過十幾年的發展沉淀,新民晚報紅雙喜杯成為上海影響力最大、參賽人數最多的業余乒乓賽事之一。包括文來中學隊,今年參賽的學校乒乓球隊更是達到創紀錄的37支。悅隆俱樂部領隊馮苗青說,“很多隊伍都藏龍臥虎,而且,不少是后起之秀?!本銟凡苛硪恢П豢春玫年犖椤皭偮√貞痍牎本驮谛〗M循環賽輸了一場,不得不和悅隆一隊提前內戰。

 

爺叔輩惜敗,參賽更為挑戰自我


對平均年齡58歲的“四海少年隊”來說,挑戰自我是隊伍的終極目標。和云承俱樂部一隊的乙組3、4名決賽,幾位爺叔級選手使出渾身解數,卻功虧一簣。但每一球,場邊的老兄弟們都不忘激勵、叫好,圍觀的乒友也被帶動著頻頻喝彩,把氣氛推向高潮。

圖說:吳四海在比賽中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四海少年隊”是新民晚報紅雙喜杯的老朋友。領隊吳四海笑稱,“我們幾個從7、8歲開始一起打球。這項比賽也年年不落,現在都在和兒子輩、孫子輩的選手競爭了?!?/p>

體力上,速度上,“四海少年”敵不過歲月。另一名選手邵佳波打趣,“球剛發過去就回過來了?!睜帄Z決賽權的那場,5分金球制的決勝盤,吳四海輸了。他們是咬牙堅持到最后的?!捌吹醚矍鞍l黑?!眳撬暮Uf,但站上球場,老兄弟們不虛此行,“我們的球雖然節奏比不過年輕選手,但打得有觀賞性?!?/p>

明年,“四海少年隊”的平均年齡又長1歲,還來參加紅雙喜杯么?爺叔們沒有猶豫,因為賽事一屆屆在進步,參賽選手按水平、層次科學細化分組,廣大乒友的積極性都被調動起來。他們提議,如果能分出老齡組,會吸引更多年紀大的乒乓球愛好者參賽。

圖說:現場觀眾加油鼓勁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銀球來牽線,民間交流更廣更深


3月份,吳四海要去參加日本公開賽。今年這項賽事提供海外選手參賽資格,他有幸拿到一張外卡。五年后,河合龍太重回上海外高橋保稅區工作,新年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中日之橋一隊,重新站上新民晚報紅雙喜杯的賽場。

國外的乒乓愛好者闖進來,國內的業余高手走出去。這樣的經歷與新民晚報紅雙喜杯相映成趣,也順應乒乓球項目海內外民間交流更廣更深的背景。

許多參加紅雙喜杯的外國選手都對上海濃厚的乒乓球氛圍印象深刻。畢業于日本乒乓球傳統學校上宮高中的河合龍太說,平時的訓練,會同不少上海本地高手較量,這讓自己有進一步提高球技的欲望。首次參賽的華理外交隊隊員、來自希臘的阿里斯曾入選希臘國家少年隊,他感嘆,在上海遇到的很多小選手都實力強勁,現在每周三次,他扎進華理的乒乓館,與中國同學切磋球技。河合龍太透露,如今日本的乒乓球也從娃娃抓起,更多小學生開始在球桌前乒乒乓乓,這和中日兩國民間的乒乓球交流有很大關系,自己也會更加珍惜在上海的訓練、比賽機會。憑借丙組半決賽的資格,河合龍太和隊友明年將有機會升至乙組參賽,“我曾經離開紅雙喜杯5年,如今回來了,還要繼續提高水平?!保?span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新民晚報記者 金雷)

圖說:中日之橋選手為隊友打氣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記者手記:有你有我

快樂乒乓,有你有我。十多年的沉淀,新民晚報紅雙喜杯迎新春乒乓公開賽就像一個節日,廣大乒乓球愛好者每年要過的節日。跟春節聯歡晚會一樣,到這時候,就忍不住想念,不經歷的話,就像沒過好年。

既然是節日,除了比賽,一樣重要的,是節日的氣氛。作為滬上影響力最廣、參賽人數最多的業余乒乓球賽事之一,賽事主辦方始終堅持,打造乒壇大賽的同時,營造乒壇盛會的氣氛。這也是為什么,新民晚報紅雙喜杯臺上臺下,場內場外,總是熱熱鬧鬧,歡歡喜喜。球友之間,互相學習,互相勉勵。我打完了,給你吶喊助威;你琢磨出新戰術,不吝賜教。

昨天的決賽現場,市體育宮座無虛席,球臺邊人頭攢動。作為觀眾,球友們的勁頭,一點不輸自己上臺的時候。而世界冠軍徐寅生、張燮林和王勵勤與球友一同看球,讓現場的節日氣氛來到高潮。

圖說:王勵勤、徐寅生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年紀長的球友們圍著徐寅生、張燮林問候、合影,年紀輕些的與王勵勤小聲討教。走下領獎臺,一名球友更是激動地表示:“太棒了!王勵勤親自給我頒的獎,這比拿冠軍更激動!”

有球友笑稱,每年的紅雙喜杯,與徐寅生等乒壇名宿不見不散。年過八旬的國際乒聯終身名譽主席徐寅生倡導,退役的明星選手多來業余賽場看看,并身體力行,與廣大球友親切互動。長年累月,形成傳統,紅雙喜杯作為乒乓球愛好者的盛會,氣氛更加濃厚。

場外,主辦方也動足腦筋,為廣大球友提供更豐富的乒乓文化體驗。除了有趣的乒乓球小游戲,球友們還可以按自己喜好,選購乒乓手機殼等小紀念品。這屆比賽精心設計制作的獎牌,可供部分球友購買留作紀念。

提升技藝,以球會友,親近明星,熏陶文化……體驗如此豐富的新民晚報紅雙喜杯,來一趟,滿載而歸,下一屆,誰不想念?

今年辦得很成功,明年我們再聚首。正如大賽閉幕時徐寅生所言,明年的”乒乓春晚”,我們不見不散。( 金雷)